亚虎娱乐平台 企业文苑 梦想在路上
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梦想在路上

作者:蒋宏 时间:2018-08-07 浏览次数:  【字体:

余秋雨曾说过这样的话,人的生命是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生命不长,一百岁足已,延长的余地不大,而空间却不一样。因此生命质量的落差很大程度处决于空间上。作为www.yahu555.com的一名基层员工,从参加工作开始,一直都泡在工地上,也因此去过很多地方。感谢这份工作的际遇,让身体和思想一直在路上。

一、远方的记忆

我记事是从三岁开始的,算是比较早的了。那个时候,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院子里的篱笆来一泡尿,在奶奶依稀布满皱纹的脸上就会跳出几个字,尿那么远干什么,你是想娶多远的媳妇儿。山那边的,我憨憨的笑着说。山那边,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很远的地方,很长时间我都天真的以为山那边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太阳就住在那里。过年回家,早起,看满山的雪,太阳从山脚爬起来,我依然还是会有那样的感慨,太阳是住在那里的。远方的山,是一个多么诱惑的地方啊。那里是怎样的光景,我一无所知。

等到上学的时候,我才第一次体会到远方的意味。小学距家有几里路,晃晃悠悠要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路程,看过春天的秧苗,夏天的荷露,秋天的棉田, 冬天的油菜苗,就剩下日子野草般的疯长。时间在远方的追随中,构造了一个爱想象的小孩。在爸妈逐渐变老,妹妹慢慢长大的过程中,我的足迹也越来越远,对远方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终于有一天,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去追寻梦想,可是那不是太阳升起的地方,相反是夕阳西下的地方。

可是,当在那么远的地方,心中对远方的追随反而没有那么强烈了,开始想念远方的家。远方掉了个头,曾近的咫尺,却有一种天涯的感觉,远方对我隐隐有了一种伤害。再也不能经常看到远方春天的秧苗,夏天的荷露,秋天的棉田, 冬天的油菜苗了。远方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祖母的去逝,我不在身边,还在我的远方路上。远方开始变得不可思议起来。

当工作后,回到离家250公里的地方时候,我有了一种欢欣的雀跃,终于没读书离家那么远了。但对家的思念,却觉得250公里真的太远了。两个城市的渔火,我在这头,爸妈在那头。远方发挥了神奇的魔力,把思念扯得老远。来来往往中的岁月变得难过起来。还好距离并没有阻断什么,反而让一些东西变得更加牢固。一切在顺顺利利走着,只是我跑得更远了。有时候觉得中国怎么那么大,跑个几千公里,还是在中国。连个出国的理由也给不出来。有时候又想,还好中国这么大,跑这么远,我们还是在一个国度。

小的时候,不知道这双脚可以走这么远的路,以为人生就是在村子里晃来晃去。哪知一晃就是这么远,光景几何也不得而知。正是这样,开始真正思考起远方的含义来。 远方,远远方,远远远方……似乎没有了尽头,年后,年年后,年年年后,似乎时间也没有了尽头。未来太远,远方别处,生命开始变得奇妙起来,充满了变数,处处是不可思议,回家,大家问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在哪里?

曾梦想仗剑走天,也许会是凯鲁亚克的一生在路上,或是诗人马致远的断肠人在天涯。身在远方,心归何处,每个人心中都变得清晰起来。至少现在我还在路上,我们还在路上,年轻还在路上,梦想在路上,思绪在远方,挂念也在远方。  

二、思想在路上

2月的阿尔及利亚,雨下不停。 试着回忆了一下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达摩流浪者》、《荒凉天使》、《孤独旅者》。再次体验当思想和身体都在路上,把自己置空,“彼世”的情怀才会慢慢生长的感觉。我从不掩饰对他的喜爱,是从灵魂里散发出来的。杰克的文字干净,并在小说中创造了一种全新的自动写作手法——“狂野散文”,他的“生活实录”小说往往带有一种漫无情节的随意性和挑衅性,颠覆了传统的写作风格。其疏狂漫游、沉思顿悟的人生成为“垮掉的一代”的一种理想。他是一个极富个性作家。读他的书,思维是无限跳跃的,思维的旅途是富有挑战性的。我一直梦想着像他那样横跨一片大陆,在旅行途中与山、河、湖、海;风、霜、雨、雪;人、动物、植物;太阳、月亮、星星对话,思考一些看似无用的问题。

梦想着像杰克·凯鲁亚克那样,做一个在路上的书写者。甚至梦想像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那样以自己的叙事方式关注各种的文明形态,关注被历史忽略了的边缘人、普通人和弱势群体的理想智慧,捕捉世间的真实。

看书成了日常工作之外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带过来的周国平的《爱与孤独》、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得生命之轻》已翻阅了好几遍。但可喜的是每一次翻阅都会有新的收获。还有一小本《新华字典》,也已翻起了毛边。《新华字典》虽是一本工具书,但是它却激发人的语言想象力。

半个月前的早上,微凉,我似乎闻到春天的味道,感受到了一丝春意,半个月后的今天,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

三、沉睡的花朵

2月末的早上,凌晨5:30出门,奔赴大使馆处理日常工作。车至半途,接到电话,工人们已离去,遂驾车而返。行至日常走过的铁道岔口,天微微亮,阳光刺破黎明的浓雾一缕一缕地洒在青色的麦地上,心情陡然好转。

想起去年春天走过的那条小道,想想在这黎明之中,该是另一番风景吧。给司机指路,带着满心期许前往,结果并未让人失望。让思绪沉浸在如此寂静的田野上,不做任何过度的猜想,让眼睛去感受这自然中的一切。

经过一片桃花林的时候,思绪突然飞转起来。上高中的时候,读川端康成的《花未眠》,被他的艺术悲悯情怀感动得一塌糊涂。花未眠,只有心未眠的人才能读出花未眠的心,才能将情与物熨帖得这么巧妙。

汽车低速驶过,1500转的发动机还是发出了不小的声响。突然我开始担心起这份声响会惊动沉睡中的花朵。那在无风状态下,迎着微光,静静睡去的花朵,是否会在这份声音的叨扰下慢慢睁开双眼,伸展腰肢,打开自己美丽的衣裳。看着那一朵朵盛开的花朵,我愈发坚信了。当然也有些酣睡的家伙,仍裹紧四肢,一动不动,还沉浸在昨晚的梦中。原来她们曾经真的在这夜里悄悄地睡去,在这夜里做着各式各样或笑或怒的梦。

花朵的世界原来是如此的奇妙啊!领悟这份奇妙需要多大的机缘啊!我双眼紧紧盯着那一片花林,当她们从后视镜中消失的时候,我多想回去再看她们一眼。但直觉告诉我还是不要去了,现在正值她们美梦的时候。

我惦记着那片花林,一整天未曾忘怀。

四、历史在路上

年前回兰州母校,途径洛阳。心里惦记很久的洛阳,恰逢朋友邀请,遂成行。行程的一千多公里,全托附于车,跋山涉水,游走于半个中国之际,我乃一过客而已。相识洛阳,得狠狠地把历史奢侈一回。最让人精神抖擞的乃是隋炀帝下令筑东都洛阳之举。那烈日炎炎下喧闹嘈杂的工地已无缘相识,宏大的建筑场面也无法从脑中游弋而出。但那精美的庙宇回廊总让人凝心神于一气,渺小与旷达游走于心田,与其被睥睨,倒不如大吸一口气,先声夺人,我乃二十一世纪中华的子民。

邻近洛阳,车减速,盘过长长的大节弯道。人生多少激动人心的际遇,不都要经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准备吗?就像这弯道,连接着一部历史和一双看历史的人的眼。

客寓洛阳,寓所距天子驾六博物馆仅一箭之遥。入夜,看尘土飞扬,箭戟刺天,大旗飘飘,锣鼓喧天,戎马一生的皇驾马奔袭而来,似在拷问,何来蕃邦夷人竟胆敢擅闯寡人之地。

翌日清晨,不等旅店开门,便似箭矢飞奔而出。一路大道直通博物馆,悬尺大道,通幽小径,走得多了,也不觉得累。但着条路却是累人的,紧紧巴巴的移步过去,问题便如代代累层奔涌而出。这皇是何许人?这馆是何许样?曾经这片土地上又上演过何等雄奇的场面……一步、一步、一步、渐渐逼近心中的那个问号。

抬眼一望,六马一车,奔悬于天,马蹄腾跃,马身上倾,车体上举,车棚微斜,见一人,金珠博冠,神情太然,眉宇间涌出一股睥睨天下的勇气,镇定自若。一望眼,便入历史,一定神,变是当今。雕像前,用篆书篆写的"天子驾六博物馆"凝于眉前,黑色的大理石被豁开的口子,像一位讲述历史的老人,这个地方的过去比现在要更为辉煌。

博物馆见得多了,不足为奇。大都是向古人借些东西,人为地排列在一起,列些名目,让后人瞻仰,与其说在看历史,不如是在看科技。秦陵兵马俑没去过,但单就那份立身于遗址之上的气势,就够叫人嗔目结舌的了,更何况还有世界第八大奇迹加身,便只有心驰神往的了。馆在地下,让人不得不低下头来,谦虚的问答。去时电动大门正在修理,极窄的甬道,侧身,低头,让人感到有些不方便,但瞻仰祖先的东西,不应当虔诚的鞠个躬吗?进馆一厅,便是文字说明,都是关于发掘,历史意义的介绍。由门而入里间,各类器皿,饰物,直奔眼底;陶瓦、陶罐、玉斧、玉柄、玉环……实地实物实景再现,这气势可谓是摄人心魄。文物见了些,大多是零散的,但如此整齐,如此大规模的尚属第一次,我只能化用一词“大跌眼镜”。

有人说,中国的帝王太封建,太残忍,太奢侈。死后要葬大量的物品,要杀大量的人,对于后者我赞同,但前者,恕我愚钝,犯犯书生的迂腐气吧。中国历史太长,太杂,需要一些像模像样的东西让人去凭吊。帝王的意识在于治理天下,或多或少有些自鸣得意的心境,葬如此多的奢侈品或多或少有些向后世炫耀的嫌疑,但这种非理性的意识行为却为人类历史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延展空间,让人在心头抚摸这些冰冷的器皿的时候,依然能揣度出历史的温度,让观者如陡的后世心中悄然树立这样一份自豪:我们的文明是称得上分量的。   

器皿无言,人声依稀,出于礼数,亦或出于虔诚。老爷爷把带着孙子,走一处问一处,一老一小叩问着历史的门。我们也是小的,浩淼的历史被车辙碾得凹凸不平,遁迹之际,我们抚膺长叹历史原来是这般深沉,这般灵透。这些器皿用现代的技术来造不肖多少功夫,但在当时要耗尽多少能工巧匠的心血。手声茧、眼迸血那是常事。由此联想,关注历史,说的实在点就是在关注人,确切的说是在关注一批人,三皇五帝,唐宗宋祖,大部分的人不会把目光投注到那些被历史的车轮碾碎的卑微生命上,说到底我们关注的是所谓迁引历史的人。于卑微者以诚挚的眼神,视生命为最高贵的自由变得多么的重要。  

思索之际,已入大堂,来不及调整呼吸,就被厚重的历史味呛得几欲窒息。这数丈见方的大坑,坑道里的战车残骸马匹骨迹,历历在目,顿时无语。掩藏也就掩藏了吧,还掩藏如此得规整,如此清晰;埋没了就埋没了吧,还埋没得如此大气,如此坦然。本想端起相机照上两张,想起余秋雨说的话,“一端相机便全然是现代,历史味也就烟消云散了。”憋住、憋住、再憋住;屏住、屏住、再屏住;移步、移步、再移步,像看老祖母似的,不过这祖母的年岁久的有点让人发晕,额上还镶嵌着历史的尘埃,让人不忍去抚摸。只有在心中轻声到,我报道,我的祖先。心中焚香千柱。烟气缭绕,氤氲似层云,那被时间幕遮了的昨天,还在以声势夺人的姿态逼近今天,迈步明天。

人很多,拥拥挤挤,驻足以是奢念,悉悉的脚步声,轻轻的柔抚着残车马骸,不知道这么多的脚步声对这些毫无生命意识的自然存在是不是一种打扰?我想不会,这战车,这马匹,听到过的何止这些琐碎的脚步声,经纬之间,可谓是喧声滔天啊!又或疑惑,这悉悉的脚步声会不会让它感到单调呢?也不会,千帐军营,布衣阔别,把盏之际,互诉衷肠;观剑之际,胄甲鳞羽,运筹帷幄,对饮孤月,悄然圈定一片江山;挑灯擦夜,长髯青衫,笔走神龙,捷报佳传。而它们立于孤星冷山之间,拌着一个冷眼旁观的佛,马无语,车无心。

渐渐已到出口,心中大呼不过瘾,真想再来一次。我知道,历史不是用来玩的,是用来品的。出口处,明灯亮着,满以为是那个想像力丰富的人想像出来的那气势夺人的恢弘的战争场面,不想确是几位明星莅临的照片,照片很大很晃眼,文字很粗,作为中华子民,瞻仰祖先的遗迹,理应派名不分先后的。    

张抗抗老师曾写过一篇文章《牡丹的拒绝》,让人从文字上领略到洛阳牡丹奢华的美。但大抵是在说品位是多么容易让人忽视的东西。好在到洛阳之际,牡丹还在睡梦之中,要不然我也会好不犹豫地品味品味牡丹的。但此行过后,我想说的一句话就是:千年古都的洛阳,其历史更值得人们去品味。洛阳牡丹虽贵虽荣,但洛阳的历史却更贵更荣。

洛阳古迹甚多,且历史厚重,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很有地位。冠以洛阳牡丹之城美名,失去的恐怕就不单单是品位的问题了。世人爱花无可厚非,但千里跋涉,日夜兼程,赶赴洛阳只为一睹牡丹之美,或多或少有些说不过去吧。

文明源远流长,中国古迹古城那么多,梦想多看看、多走走,理应如此,你说呢?

五、春雨春田

二月以来,阿尔及利亚雨下不停,远处山上袅袅的水汽,宛如给山披上了一层薄纱,若隐若现,十分惹人喜爱。记得去年春天的时候,见到下雨的天气,我曾写下这样的话:山间一夜饱雨,次晨醒来,山顶已是白雪皑皑,田野里的三叶草花迎着微风,追着霞光,尽情的欢舞,工地上轰隆隆的机器声听着也像是变调的交响乐。美在这里驻脚,人与自然互相演绎彼此。走在这样的大地上,可以极情地游目骋怀。

老家湖南,二、三月春雨便来,小的时候特别不喜欢下雨的天气,因为家离学校远,泥泞的路让小小的我行走十分吃力。一双黑色的雨鞋,穿不久就会破洞,母亲从未为此责骂于我,只是叮嘱父亲,闲暇的时候帮我把鞋补上。父亲修车的技艺一流,补鞋略显笨拙。补鞋的时候,我会在一旁递剪刀、递胶水,边玩边观赏,十分有趣。同学们的雨鞋大多也是缝补过的,有的还不止缝补一次。当然雨天也有雨天的乐趣,雨太大的时候,鞋子里多多少少会进一些水,进了水的鞋穿着十分好玩,里面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有些时候,索性把鞋脱掉,光着脚走在柔软的泥土里。我到现在还记得脚丫子亲吻泥土的那份兴奋与愉悦。

项目部旁的田野里生长着青油油的麦子,被雨水洗刷过的麦田异常油亮,青草的芳香和着微风慢慢钻入鼻孔,沁人心脾,柔软至极。大学是在兰州上的,兰州正处西北,每年年后返校,长长的铁轨会破开一片片的麦田,麦田里只有麦子,没有杂草,一派未来丰收的景象。阿尔及利亚的麦田则极为不同,不仅长麦子,还长杂草、野花,农夫也不去除草,任其生长,麦子的收成远不及中国。不除草,意味着少用农药,因此阿尔及利亚面粉的质量还是很可靠的。当然懂得精耕细作的我们也是在充分利用大自然的馈赠。对于麦田的态度,只是两种不同的生活态度罢了,孰优孰劣,无从分辨。

田,填也。五谷填满其中。每逢这个时节,家乡沉睡一个冬天的土地开始醒来,被犁豁开的土地友好地一片又一片的传染开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泥土独有的气味让人陶醉不已。田间站满了人,时而雨下,时而风来,时而阳光又至,赶牛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回荡在田野间,大美也不过如此。被翻开的土地,齐齐整理好,灌上水浸泡几日,泥土软化,过不少日子,便成了小鱼、小虾、田螺、青蛙、黄鳝、泥鳅的天堂。此时若一场暴雨昼夜而至,一片又一片的白便呈现在了田野上。母亲时常在下大雨的时候说,看坪上又扯白布了。这是我觉得母亲说过的最优意境的话。母亲是干农活的好手,插秧、割谷,受其影响,我也学会了不少,还有模有样。但已有许久未曾体味过洒下希望、收获果实的乐趣了。

南方的稻田,北方的麦地,初春伊始,都展露出生生不息的力量,这力量滋养着我们的胃,更滋养着我们的灵魂。没在泥土里浸泡过的人生至少我觉得是不完整的,不识五谷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故乡清澈的河里,河面会开满一片又一片的“荷叶”。一滴雨落在无风的河面会形成一个圆形的回纹。春天的小河,在雨水的滋润下日渐丰满,鱼儿开始出来觅食了,正值垂钓好时节。小杂鱼加上年前腌制的酸菜和酸辣椒混合散发出来的味道,就着汤汁的米饭,足够躺在床上回味到清晨。

夜间,雨也未曾睡去,依旧在飘洒着亲吻大地,红墙、青瓦的老房子,每逢下雨时节,雨点敲打瓦片的声音,时而绵绵密密,时而轻柔至极。有诗人说,像极了交响乐。我倒觉得交响乐也不过如此,比起这个声音差远了,大自然是最有才华的演奏大师,听就够了。

田野里的声音开始丰富起来,色彩也开始绚丽起来。古老的土地随着岁月的年轮演绎着一轮又一轮的奇幻故事,这故事的主角都是生活在土地上的人们。大自然的馈赠,家人的期许,让我们记忆变得多彩纷呈。

我曾想,有一天我定会回到那片原野上,让远方不在成为记忆与牵挂;与自然为邻,看花草未眠;闲暇之时读一读书,钓一钓鱼,去中国其他的地方去看看,多触摸触摸我们文明的厚度、历史的温度,过一种自给自足,散淡的生活。梦想在路上,生命在路上,生活也在路上。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